让我帮你穿衣服

2015.4.26.circa

从去年年末开始断断续续一直在试验自己的一个独立项目,从我们MiniShanghai的金属模型出发,通过蚀刻工艺生产可经用户简单折叠成形的金属灯具,将平面转化为立体的过程变得更加深入和有趣。草图画了一堆,脑细胞烧了不少,可始终有一个问题解决不了。因为几何原理和材料的尺寸限制无法同时满足外形和将光源包裹起来这两个条件,说白了就是灯罩只有外形却无法起到灯罩的作用。

传统意义上我们可以把灯拆解成光源、电源、支撑结构、灯罩这四个部分。光源发光,电源为光源供电,支撑结构给以上两个部分和灯罩提供结构支撑,而灯罩究竟有什么作用呢?光源无论体积相对于它要照明的空间,仍然可以被视为一个点,灯罩通过自身的结构,将光反射和散射,把光更好的投射到整个空间,提升照明效果,避免人直视光源时的刺眼感。作为设计师,好不容易想出一个从未有人实现的点子当然是让人兴奋的,要主动放弃颇有点挥刀自宫的感觉,于是我便开始了灯具设计调查,希望在别人成功中找到类似的旁证,为我近乎躶体的设计找些精神文明的佐证。

虽然以前隐约总有些这样的感觉,可真一调查却发现灯的衣服早就被设计师们扒的精精光光,赤跳跳游街的队伍让我都被震撼了。最早的清凉风来自1962AchilleCastiglioni设计的Toio落地灯,设计中尝试将落地灯的光源直接朝屋顶照射,并在光源上放置厚重的肋楞玻璃灯罩,使得光线得到更好的扩散,Toio就像60年代的迷你裙,拉开了灯具宽衣解带的序幕。顺带说一句1962Achille Pier Giacomo兄弟两人还设计了不朽的ARCO落地灯,其山寨产品早已如星星之火在神州大地燎原。

既然已经穿上了迷你裙,接下去只有真空上黑丝了。其代表仍然是Achille Castiglioni1972年设计的Lampadina台灯,其特别之处在于它完全摒弃了灯罩。特质的灯泡上做了磨砂面处理,磨砂面直接将光进行散射,使用者根据需要可以选择磨砂面的朝向,并由此改变光感。从这个意义讲其实是将迷你裙直接换成了人体彩绘。

最后一层遮羞布已经给用掉了,那要继续往少里穿设计师们也只有为我们呈现一幕幕躶体的盛宴了。80年代由Ettore Sottsass发起的Memphis设计运动曾经推出过AshokaSuper Lamp两盏落地灯,叫它们落地灯只不过因为两个都落地,所以勉强安上这顶帽子,如果从形态和功能角度,叫玩具灯其实更合适。白色灯泡直接赤裸在外,灯座依稀可见。Memphis运动本就以戏谑和面向收藏市场为主,虽然从没有正式量产,但本来半掩的门也就被彻底打开了。

看来我们和灯的关系已经那么的赤诚相对,那灯罩的作用究竟必要吗?打个比方说,灯罩就是灯的衣服,穿上了衣服,赤裸裸的胴体不仅被优雅的包裹了起来,合适的衣服更能提升给观者的感受,而脱掉衣服的灯具就像人的躶体一样,再怎么美,也始终无法作为常态一直欣赏。你真有见过那个美人为了宏扬自然之美成天光膀子上街做美的义务普及吗?退一万步说,就算咋们那天回归了淳朴的史前时代,而这种赤裸成为普遍性的存在也就失去了它的稀缺性,各位看官YY的空间被剥夺的所剩无几,所以这样的赤裸真的好吗?

近年来的裸体风可是越刮越近,MoooiPot Prop light把灯泡功率调低,然后将数十个灯泡并列产生出密集圆阵的效果。Droog E27 Socket lamp沿着Lampadina的路线走了下去,将台灯变为了吊灯,为了突出赤裸的效果,磨砂面直接省略。Arik LevyWIREFLOW吊灯将电源线和机构件相结合用其构成灯笼的形态,而灯泡则直接作为线的收尾放置在外。NendoThin black lines为了突出铁线成形的工艺,将支撑结构设计为灯罩的外形,然后将灯泡直接搁置在支撑结构上,并露出了长长的尾巴。Sergio Guijarro设计的REVERIE台灯则用极细的金属杆围合出一个几乎完全开放的空间,构成类似晶体的观感。

身为设计师我能理解同行们做这些尝试的初衷,设计始终是所谓艺术性和功能性两种矛盾互相调和的产物,解决这种困境的一种办法是摆脱功能性的束缚去追求艺术性上的突破。人们购物早以不单单只为了产品更好的功能,感官的体验成为了第一考量的指标,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新千年以来设计界明显流行起了所谓设计艺术化的潮流,为了视觉,功能可以被部分的牺牲掉。前面提到的这些灯具我无法否认他们的美感,但是从功能角度考虑是不是真的有看上去那么美呢?只要产品上照,有颜值,这里垫一下,那里隆一把怎么整都没有限制,是不是总局管不,脱个精光也就没什么关系呢?

如果说艺术将视觉美从其形式上剥离标志着其从传统艺术走向现代艺术的转变,那就设计而言将美与功能结合则是当代设计的根源,是将设计从工艺美术的范畴独立出来成为单独一门学科的根本。面对设计艺术化的浪潮,我们不妨比对一下相关产品和工艺美术的不同,两者都有着令人眩目的外观,不计工本的手工制作,无法量产的生产方式,服务富豪群体的目标,那设计艺术化的趋势能不能看作是一种设计倒退回工艺美术的逆流呢?这个问题太大了,我不想做一个判断,就个人而言我还是觉得人总得穿个衣服才能出门,灯还是得有个包的住灯罩才像样,就此搁笔,继续想办法帮我的黑丝灯穿件性感外套吧。

技术支持:酷微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