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年果熟时——水果堆里挑苹果

2014.9

很久以前,有一群出海远航的水手,为了防止得上败血症,他们在货仓内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他们在大海中航行了一段时间,打开货仓想要找到自己喜欢的水果来补充不可或缺的维生素C,不幸的是桃子早早的化成了一滩污渍,只剩下一颗聊可追忆的桃核;芒果已经长出了霉菌,救命鲜果的却变成催命的毒药;其他的水果也都干瘪的失去了水分,让然全然没有兴趣;在一个角落里,人们发现了一堆略有磕碰的苹果,但是外观仍然鲜红透亮让人垂涎三尺,在三呼万岁,感谢“神明”的恩赐之后,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嚼了起来。

编的这个的故事多少有些夸张,因为大航海时代人们为对抗败血症,储藏的并不是苹果,但如果把这个水果仓库的情景想象成现今的电子产品市场,把水果的名称替换成一个个品牌,这中间的意思我想一定是“你懂的“。

古人说“食色性也“,但对许多男果粉而言苹果每次的新品发布会,远比看维多利亚秘密的新品内衣秀更令人血脉喷张,毕竟苹果最终是可以拿在手里的,而要让那些模特能左右相伴,只有天天烧香磕头祈求早日连中N次彩票大奖了。苹果大佬们每次说完一个新功能、新改进,话音未落就是雷鸣般的喝彩声,经历过文革的可能会帮你唤醒沉睡的记忆,而现今世界这个阵势可能也只有在掌握宇宙真理的某国,当世界大统帅做报告时才能与之匹敌。

就手机而言虽然我用苹果(另外还有一台黑莓),但与其他手机相较,我对苹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是的,iPhone曾经是一台令人兴奋地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手机,但是仅限iPhone一代,而这之后每次仅仅是量变,远没有官方宣称的“一次又一次改变世界“,我们就活这一个世界,每年改变一次我还真怕自己适应不过来。在iPhone诞生之前,我用过Windows Phone和诺基亚智能手机,不夸张的说iPhone带来的用户体验是史无前例的,当你习惯其他智能手机打开一个程序都需要一炷香的时间时,iPhone让你能够即刻完成,而各项操作的简便也令人耳目一新,是iPhone开启了智能手机的新时代,是Jobs的偏执一夜之间提升了整个行业的标准。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至今仍觉得iPhone一代,iPhone 3iPhone 3GS要比现在的iPhone来的更为合理,尤其是弧形背面的处理更符合人的手掌,持握起来更为舒适,也不容易滑落。



iPhone的广告语是“Betterthanbigger“,如果jobs还在世我敢断言4.7寸和5.5寸屏的iphone就像让苹果改名叫芒果一样完全不能想象。2010年是他亲口说过手机屏幕的最佳尺寸是3.5寸,比这个更大的手机不能持握,是完全不合理的。iPhone5Jobs身后的第一款iPhone,而坊间就有流传说他亲自否决屏幕大小的改变。可毕竟两个“两个凡是”作为“社会主义的草”都没继承多久,在美帝更是长不出“资本主义的苗”。

我一直认为苹果的辉煌是基于Jobs的乾纲独断,苹果的那些革命性产品并不是传统商业运行模式内能够诞生的产物。简单的说任何大企业的流程几乎都是先由一群3,40岁的市场人员确定市场目标,再由一茬2,30岁的设计师完成外形设计,然后交给一拨4,50岁的高管拍板方案,接着另一群3,40岁的工程师同那茬2,30岁的设计师开始长期亦敌亦友的软磨硬泡直到拿出工程样机,最后回到4,50岁的那拨高管并决定最终的产品。

好了,问题会出在哪里?大众们可能会觉得设计师是产品的主宰,但是在这个流程中4,50岁的那拨高管才是产品真正的主人。虽然我也踏上了奔四的溜光大道,可是根据自然规律人到了那个岁数品味会变得中庸,行事会变得保守,不太可能选择特别出位的方案,那最后推出的产品自然叫人毫无兴趣。现在很多人都开始膜拜苹果的设计副总裁JonathanIves,从更广阔的视角去看我们还是应该佩服Jobs的独特。如果当初Ives没有进苹果而是去了索尼或者三星,最终他完成的产品并不会比现在索尼或三星的产品有本质上的区别。的确,苹果的设计出自Ives的团队,但当初是Jobs设定了想要达成的目标,是他选定了最终的方案。而从纯设计的角度去看苹果,Ives和他团队的作品更大程度上是6,70年代德国Braun品牌的设计总监DieterRams风格的延续,特别是00年代的那些设计,几乎可以把Ives定义为一名致敬者而不是开创者。

不管你是要卖肾还是轻松地埋单,让我们回到“Betterthanbigger“的新iPhone上。屏幕的变大的确如苹果所说不是纯粹意义上”bigger“而是他们从市场的引领者慢慢变为跟随者的一种变化。为什么会有4.7寸和5.5寸的屏幕?扯下皇帝的新衣后,其实是安卓系统手机屏幕的集体增肥让苹果也下决心走上”以胖为美,以胖为贵“的道路。缺少了Jobs的极度自信,苹果自然就得从市场找新方向。背壳全金属的工艺是HTCOne2013年首先应用到手机上的,侧面的圆角设计更像是Ives对好友MarcNewson的一次基情洋溢的公开示爱,因为这种设计方法Newson惯用了近20年,而本尊也于9月份正式宣布加入苹果。

Applewatch?它完全是一个意料之中的产物。风传苹果出手表已经有好久好久好久了,它不出现才叫真的意料之外。从外形来看,AppleWatching的设计更像是Marc Newson而不是Ives的作品,特别是表扣处和Newson当初设计的Ikepod品牌手表十分相似,但总体而言远没有Ikepod惊艳。听诊器式的充电器设计算是唯一的亮点。功能呢?心跳、血压监测,新信息提醒,作为iPhone的手腕显示器使用,再加上一些健康和日常的功能?有任何让人喊出“哇“的吗?可能年纪大了,情感越来越不容易外露,至少对我来说实在喊不出口,但是我还能蹦出一个”噫“来。因为除了铝和不锈钢以外,居然还有18K黄金版!我一向把苹果视作全世界最共产主义的电子产品,因为从屌丝到富翁都可以是苹果用户。可这次的18K黄金版肯定是土豪们的专属,这让众多已经卖肾或者想要卖肾的同志们情何以堪,赶快再去网上搜索一下器官价目表吧。


Applepay是我个人认为苹果这次推出可能会改变业界的一个革新性产品。凭借itunes,苹果已经积累了近9亿个账户,就算1/3与信用卡相关联,这也已经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基数。Applepay利用的是NFC近场技术,类似于交通卡,与识别机进行信息识别,并与网络终端进行交换、验证,提供了一种极为便捷且较为安全的支付方式。它可以关联多张信用卡,而万一手机丢失也仅需要登录电脑进行注销即可。虽然购买新的NFC识别机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但美国政府已经规定在2015年内,所有线下信用卡支付必须具有芯片识别,因此许多零售商必须更换现有的磁条POS机设备,而NFC+POS机的新设备很有可能将成为这次更换的主流。

 12月底,手里的iPhone5就将满两周岁了,说了那么多苹果的坏话,我还是决定会更换一个新的iPhone6,为什么呢?回到开篇的那个小故事,尽管苹果有这样那样的不是,但相较其他手机,对我这样一个不太精与技术的人而言iPhone仍然是目前市面上用户体验最佳的手机,iOS仍然是最易用的手机操作系统,itunes仍然有着最多的APP,虽然这种优势正在缩小,但仍然明显。再想想苹果有一个近千人的开发团队,每年只出一款手机,其他厂商有相当的人员,却得出那么多的手机,苹果难道不就应该比别人做的更好吗?

技术支持:酷微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