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9

一生一身的军绿——大同大张

张盛泉(大同大张,1955-2000),生于河北,先后在北京、重庆、贵阳、大同居住。200011日,在家里自缢身亡,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完成了他一生最后的一个艺术行为。他在短暂而又传奇的一生中遗留下了大量手稿、草图、艺术方案和艺术笔记,使他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域值得研究的个案。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的《大同大张》艺术展首次完整地展示他生平创作的综合艺术展,囊括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那些他生前无法实现的手稿,以及大量艺术笔记和诗稿。大同大张认为艺术应该止于思考,他追求纯粹的、自由的艺术精神,他把大量的艺术狂想变成“邮寄艺术”散播于世,影响了同时代及后来的大批艺术家。展览将通过对艺术家生平、作品、艺术思考的研究,梳理出大同大张的艺术图谱和精神世界:他坚持在艰难的环境里苦思冥想,探讨哲学,追问生命,实践艺术,在纯粹形而上的世界里自由地、无边无际地驰骋,为中国当代艺术树立了一个纯粹、纯净的精神楷模。

 

面对这样一个形而上的观念、行为艺术家,而其整个生活几乎都是反物质的一种存在,如何为展览设计衍生品,似乎是一件颇为矛盾的事情。我们从大同大张的生活点滴开始寻找突破口,最后发现大同大张的穿着颇具特点,也许因为曾经参军的原因,他夏天穿着薄军装,冬天穿着厚军装,而且从不清洗,直到穿破再换一件新的。军绿色是他的标准色,所以也就成了这次衍生品设计的标准色。从参军的经历出发,军绿色搪瓷杯的设计几乎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而杯子上的图案,则使用了大张的作品之一“右兵卫”这三个字,并和军绿色本身产生一种反讽的效果。为了符合大张的生活习惯,在杯身的选择上PHAIdesign故意选择了相对质量比较粗糙的搪瓷杯。笔记本是艺术衍生品的一个传统项目,根据当代馆的要求我们也设计了这次展览的笔记本。延用军绿色的主色调,选择大张的24张手稿和语录穿插在整本本子之间。当代馆的艺术衍生品还有另外一个口袋乐器的系列,所以我们也沿着这条口袋乐器的脉络,特别设计了口琴。

技术支持:酷微科技